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熟女
熟女
「审判之手」伊葛?瓦兰,四十五岁,未婚,身高一点五九米,体重五十六公斤,身材属於健康丰满的类型,搭配宽松的圣袍给人一股相当稳重的观感。她原本是带发修行的美丽修女,在成为神圣教团涉外局的第一线人员后,仍然保留一头有如黄金般耀眼的长发。年轻时她就向众神许诺将保持贞洁之身,因此就算高龄四十五,她那微微下垂的F罩杯巨乳仍然沐浴着神恩而雪白无瑕,宽敞的乳晕以及小豆状乳头都还维持少女时期的粉红色泽。有生以来未曾自慰过的她下体并未热情地绽放开来,仍旧有着和年幼女孩相同含蓄的一线鲍,稍微不同的是,女孩们的稚嫩花苞是乾净无瑕的,而她那见识过世面的熟透花苞尽管紧紧闭合,却止不住浓厚爱液透过处女膜和湿缝飘出的淫臭味。为了不让渐渐失控的身体有胡思乱想的余裕,她积极承接涉外局发布的任务、四处讨伐教敌。  「奉圣母大人之名!异教审判官伊葛?瓦兰在此向诸位宣告!神圣教团的肃清行动即将展开!迷途知返者啊!感恩圣母、赞叹圣母吧!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多年来,伊葛的活跃着实令各个宗教团体头痛不已,但是不管哪种形式的正面冲突,这批武装程度最多就是民兵等级的团体都败给了有着完善装备、火力十足的伊葛。然而这回结果却完全倒转过来。原因在於伊葛最近几次的战斗都会莫名脸红,许多人指出他们在这位审判者的身边闻到了中年熟女发情的气味,发情因素加上禁欲守贞的誓言,给了这些被打压者一条活路──当全身涂满强力媚药的全裸女信徒对伊葛使出一记擒抱,受媚药影响而动作迟缓的伊葛首度嚐到了败北的滋味。  「住、住手!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哦呀?姊姊你还是处女哦?现在改信的话,教祖大人的勇猛肉棒会让你欲仙欲死哦!」「我才不要!才不……呜……!呜呜……!」  被迫解除武装的伊葛给关进秘密集会所的暗室,那名女信徒也跟着进来,浑身上下都被粉色媚药包覆住的柔滑肌肤不断磨蹭她的丰满肉体,很快就使初次和别人肌肤相亲的伊葛敏感地产生反应。豆粒状的小乳头胀起,给女信徒修长的手指轻轻刮弄的淫苞也稍微敞开了些,在那勉强维持线状的淫缝上头,瑟缩於厚厚一层包皮内的阴蒂已昂首挺立。  「呼……!呼呃……!不要摸……不要摸啊啊……!呜、呜齁……!」再怎么守身如玉的肉体,一旦认知到性交二字就再也不像以往能够轻易止住情欲,这就是为什么伊葛的处女之身会散发出淫臭味的缘故。潜意识中对性交怀有渴望、因而在任务中流出淫水的这副身体,没多久便臣服在媚药引发的化学作用下,对着眼前那名同为女性的异教徒、对着透过窥伺孔注视自己的男女彻底发情了。  「好热……!身体好热……!呼……!呼齁……!齁哦……!」即使未曾享受过性快感,欲火焚身的伊葛仍然喊出了十分引人遐思的淫吼。  女信徒不断告诉她改信即能交配,这番话的力道越来越沉重,但是伊葛可不会轻易背弃她从小信奉到大的教团。就算胀大的乳头被那女人吸得酥麻不已,就算朝内封闭的粉嫩阴唇被强行推开,就算女人的舌头舔着她的处女膜藉此逗弄着她──伊葛总是会在灼烧般的淫欲啃食最后一点理性之际矜持住。她的信仰帮助她在媚药及爱抚攻势下苦苦支撑了半个钟头,但这些努力即将在教祖大人亲自出马后宣告破灭。  如果说教科书上描绘的男性器是种简单易懂的教学符号,那么眼前这根相当於女士手臂粗的巨无霸肉棒就是暴力的化身。首次看见的阳具是如此可怕又恶臭的东西,让伊葛惊讶到说不出半句话,她更深信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想要这种丑陋的玩意。然而,当那名与她胸贴着胸、伏在她身上的女信徒被教祖大人的肉棒深插入穴时,却又露出了无比幸福的恍惚表情。  「啊啊……教祖大人!教祖大人!呼!呼嘿!啊嘿欸欸欸……!」前一刻还有如蛇蠍般挑逗伊葛的女信徒,在教祖大人操起她的肉穴后马上就沉溺於阳具的支配,随着每次深插喊出淫秽的浪叫。伊葛看见她那副打从心底感到幸福又满足的淫姿,彷佛也能感受到有股异样的快感正在她体内蠢蠢欲动。不,不是彷佛,而是实实在在地透过两人互相亲吻的乳头、透过女信徒那按揉着伊葛阴蒂的手指传达过来。被媚药搞到完全发情的伊葛咬牙接收这股极度吸引人、但绝对不可碰触的激情,苦思解脱之策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直到女信徒在她面前被干到失神后从一旁滚落、教祖大人那威风不减的巨大肉棒来到她面前,她仍不愿轻言放弃。  「别、别以为我会改信……!那样的……肮脏的……呜噗!等!噗!住手!呜嗯!」刚操完一个女人的巨大阳具啪、啪地甩打伊葛的脸蛋,男人与女人的体液混合在一块黏上双颊,那浓郁的气味、黏热的触感无不削弱她的抵抗之心,使她发烫的身体越来越失控。但是,正如前述,她并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低等级修女,而是教团自豪的审判者,是获赐「审判之手」称号的精英──教祖大人看出这女人不会轻易自甘堕落,於是亲自在她额头写下「改信调教中」五个大字,接着突然就把跨下巨物塞入微微敞开、流着浓厚淫汁的熟龄处女穴之中。  「呜齁……!齁哦哦……!」  被异常巨大的肉棒破瓜的痛楚,在媚药的揉合作用下成了单纯的快感,导致忽然破处的伊葛并未紧张地绷紧身体,而是在轻微收缩后旋即彻底放松,好让巨根顺利在她紧致的处女穴中来回插弄。从大腿内侧灼热地流下的血水抹去了伊葛对破处的痛苦想像,男人粗壮的性器将她初次交配的淫肉给操得咕滋作响,每当那根超乎想像的肉棒将她柔弱的阴道撑开到极限、整条拉直以便撞击子宫颈时,她的目光就在一阵快乐冲击中跃升,口水情不自禁地流出,曝晒在冷空气中的阴蒂和两颗乳头都亢奋地挺个笔直。不久前才亲眼见证女信徒的恍惚之情,如今她总算切身体会到这股快乐了。  「好、好爽……!好爽啊啊……!齁哦……!齁哦哦哦……!」伊葛打自内心接受了快感的支配、以无尽的淫吼歌颂异教徒的肉棒之际,她那愉快地翻搅着的脑袋忽然感受到某种东西离开了身体──失去神恩庇佑的肉体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产生变化。伊葛的大乳晕从美丽端庄的粉红色变成了低俗的深黑色,滑顺的晕身粗糙化,上头冒起许多小颗粒,豆状小乳头则是成了又大又肥、与乳晕同为深黑色的长乳头;她那含蓄地享受着阳具奸淫的蜜肉也迅速绽开,富有弹性的粉色小阴唇成了肥大下垂又外翻的脏臭黑阴唇,安稳地缩於体内的蜜肉大方地朝外头鼓起,爱液随着肉棒抽插而大量分泌。这些体液原本只是提醒伊葛必须保持童贞的存在,如今全都成为方便男人奸淫她的媒介、全都是一介中年熟女欲求不满的浓醇淫液。  「呼……!呼……!不行……!我受不了了……!嗯、嗯哈啊啊啊啊……!」在异教徒的肉棒下首度品嚐到高潮的伊葛扬起了嗓子、拉长了呻吟,任凭男人的龟头沉重地压向她的宫颈、将温热的精液全都注入未曾被侵犯过的子宫。尽管被异教徒的教祖又是开苞又是内射,双眼冒出爱心的伊葛仍然坚持她的信仰。  即使她的肚子渐渐鼓起,即使到了即将临盆的时期,即使她在隔年春天再度怀上某位异教徒的孩子──只要沉沦於肉棒调教的伊葛一天不放弃她的信仰,愉快的改信调教就会永远进行下去。  §  「炼狱领主」玛格丽特?F?罗德,四十四岁,已婚,育有二子,身高一点五二米,体重五十五公斤,有着一头俏丽的火红色短发,发尾如钩子般翘起。她的个子矮小但体态肉感,没有穿戴内衣的习惯,平时只穿一件能够提升魔力的紫色紧身衣,丰满隆起的小腹和严重外扩的下垂E奶一览无遗地给紫色曲线描绘出来。她曾经在三十年前夺得王国选美比赛的冠军,其美貌就算到了中年发福的现在依然相当迷人,无奈身材没当年轻盈,光是走在大太阳下就让她那件紧身衣东湿一块、西湿一块,尤其是包得密不透风的腋窝,更是整片湿黏飘臭。尽管如此,她仍然是王国内数一数二的魔法师,除了和同为魔法师的秃头老公每晚积极制造第三个孩子,唯一的乐趣就是承接任务赚取报酬、偿还老公在外欠下的债务。  「所以退治对象就是你们?噗!哈哈哈!不过是群低等级的山贼团,竟然被归类为S级任务!这下真是赚到……噗呕!」玛格丽特一派悠哉地聚集魔力时,山贼团中忽然冲出一个无视防护屏障的上空巨汉,一拳就把来不及反应的她揍得头昏眼花,接着再朝她凸起的小腹挥出全力一击。强力震荡冲击正细心呵护着受精卵的子宫时,晕眩中的玛格丽特反射性吊起双眼,两颗湿润的乳头隔着紧身衣迅速竖挺,浓稠的乳汁穿透了布料喷出;和小指头一样大的肥满阴蒂亦跟着勃起,淡金色热尿从两腿之间洒下。当她被巨汉一把推倒在地,给对方那既脏又臭、不知多久没清洗过的跨下闷至昏厥以前,母乳和尿水都不断透过紧身衣流出。  「呜嗯……这里是……啊!就是你!你这家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吃我一招火焰放射……欸?为什么……魔力用光了?等等……不要过来!呜噗!噗呸!噗!」在山寨内清醒过来的玛格丽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偷袭自己的上空巨汉,但是她却无法使出那招足以将一个大男人烤熟的必杀技,原来是因为提升魔力用的紧身衣被划烂得乱七八糟。痛失先机的玛格丽特被跨坐到她双乳上的巨汉暴打一顿,她那本来就被揍歪的鼻梁这下整个凹陷进去,鼻血整个用喷的,左侧门牙、右侧犬齿和臼齿应声断裂,无法承受如此暴行的身体再次本能地喷出母乳,并使她大小便失禁。当巨汉终於放过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玛格丽特,噗哩哩的脱粪声依然持续从她屁股底下传出,紧身衣的臀部部位快速隆起一团恶臭的软烂物。  「别……别再打了……求求你……求求你……呜!呜呃!不可以……不要进来啊啊啊!」即便殴打已经停止好一段时间,身心受创的玛格丽特仍然流着奶水、梦呓般哀求着。贼匪们看到这女人的奶头和阴蒂都高高地翘起、母乳又源源不绝地流出,纷纷起了色心。恍惚状态的玛格丽特感觉到有某个熟悉的东西正顶着她那扭曲外翻的深黑阴唇、接着滑入饱满鼓起的粉色蜜肉时,瞬间瞪直了眼求对方住手。  一个没办法使用魔法的魔法师就算再怎么厉害,还是无法单凭一张嘴来阻止数十天未清洗的脏臭阳具插入她的淫肉。  「呜呜……!老公……救救我……!老公……嗯……嗯齁……!齁哦哦……!」玛格丽特既对她的婚姻忠贞不二,同时也拥有一旦发情就非得把老公搾乾不可的淫乱体质,而渴求着第三胎、但还无法确定是否受孕的身体正是处於这种发情状态。就算一开始相当抗拒其他男人的老二插入自己体内,当对方掐紧她那对喷出母乳的大奶、勇猛地操起她的淫肉,体质作祟下的玛格丽特仍然舒服地眯起双眼、迸出越来越长的淫吼。  「齁……!齁哦……!不、不行……不可以……呜、呜齁!呜齁哦哦哦!」第一根肉棒激起的淫吼还带有些许力不从心的杂音,到了第十根肉棒钻进湿暖滑润的肉穴时,玛格丽特肿起的双眼已经化为热泪盈眶的爱心──她的身体甘於享受阳具的侵犯,子宫渴求着能够使她受孕的精子,心里却是不断地向深爱着的老公忏悔。这些忏悔之词好不容易透过乾燥的喉咙脱口而出时,全都成了下流的淫吼声。  「精子……!精子……!齁呼……!齁……!齁哦哦……哦哦哦哦哦!」有道是女人五十坐地能吸土,然而发情状态的玛格丽特早就能将每根插入体内的阳具吸得一乾二净,甚至当男人们射完精想拔出时,她的肉穴都还依依不舍地吸紧着不想放开。在玛格丽特确实感觉到身孕以前,只要一有男人侵犯她,她的身体就会既敏感又舒服地迅速发情──这个弱点很快就被贼匪们摸个一知半解,并利用如此便利的淫乱体质俘虏了她。即使日后玛格丽特恢复了力量、试图逃离这座位於偏远地带的山寨,要不是被莫名其妙无视防护屏障的巨汉一拳打爆,就是给散发出浓臭尿骚味的山贼老二突然插入、接着被那人干到放弃逃亡。她就此沉沦於日复一日的轮奸生活中,浑身脏臭地与这群多达五十人的山贼寻欢度日。  「啾噗、啾、啾咕、啾噜、啾噜……嗯!嗯呜!呜……呜呕!呕呼……呼……!」在玛格丽特原本就相当丰满的腹肉明显隆起的这阵子,她持续做为这座山寨的肉便器之一,取悦着迷恋肉感熟女的部分男人。另一群对她无感的男人已不再像当初嚐鲜时那般侵犯她,仅仅把她做为放尿拉屎用的便器。塞入她嘴里的阳具不是为了射精,而是单纯地洒尿;脏黑的肛门贴紧她的嘴唇不是贪图她的舌技,而是要将粪便排入她口中。即使如此,玛格丽特吞饮男人的臭尿、含住既苦又辣的臭粪时,她那湿热的腋窝依旧兴奋地飘出浓厚腋臭,外扩下垂的布袋奶跟着挺起小而黑的乳头,纯白乳汁一滴接着一滴洒落於杂草铺成的脏臭床铺。  随着腹中的胎儿越来越大,习惯被不特定肉棒所豢养的玛格丽特渐渐寻回了理智,但是她已经在山寨内服侍男人长达半年,现在不光是轻易就对阳具发情,连充斥整座山寨的精臭味、汗臭味以及粪尿味都不停勾动她的肉欲。在如此艰辛的状态下,玛格丽特终究凭着压倒性的战力差击溃了大部分贼匪,山寨内另外两个做为肉便器的半残女人也在她的火焰魔法下获得解脱。可是,长期的堕落使她忘记了自己是如何战败的──巨汉那突如其来的铁拳再度打倒了好不容易踏出山寨、呼吸到新鲜空气的玛格丽特,并在她意识朦胧之际痛殴到其流产,最后将这个翻了白眼昏死过去、浑身粪臭味的肉便器拖回死屍累累的寨内。  「嗯呜……!嗯呜呜呜……!」  玛格丽特再次苏醒过来时,她的四肢已被巨汉切断,切面整齐的伤口缠绕着渗血的绷带,整个人宛如支离破碎的玩偶般,只剩下头部和身体连在一块。她的腋毛和阴毛都被刮除乾净,不过即使腋窝整个敞开,仍然容易湿热并飘出异臭;长达半年的轮奸也让她的肉穴同样敏感,只要轻轻拨弄那两瓣歪七扭八的深黑色阴唇,她的身体就会像虫子般蠕动再蠕动,无法再用双腿夹紧的淫肉不久便流出浓稠爱液。玛格丽特为此崩溃不已,却因为嘴唇被割除并安装上简陋的拉炼而无法喊叫,只有当巨汉操她或者对她灌食粮水,才会暂时允许她迸出淫吼、吞食东西。  绝望的旅途开始了。山贼团崩坏之后,巨汉便带着再也无法自由行动的玛格丽特离开山寨,一路上她只有两个任务,一个是随时做为巨汉的发泄用自慰套,另一个则是在盘缠不够时供花钱消费的路人使用。玛格丽特的肉穴本已在男人们的轮奸下彻底开发,在她开始天天被巨汉的粗壮肉棒使用的旅途中,更是被操到随时可以容纳男人的拳头;此外,她的肛门也松弛到打个喷涕就脱肛的程度,用来满足人类是不太行,但是对於性器特别发达的猪身人来说则是难得的异种极品。  用腻了玛格丽特的巨汉将她留在猪身人的巢穴,她的熟龄淫肉与脱肛屁眼短暂地成为猪身人之间热烈讨论的话题──这是个虽然身为低贱人类、却又能够满足伟大猪身人的肉便器,据说还曾经是人类世界的强大魔法师呢!若干年后,罗德家的长女玛雅、次女特瑞莎都成为前途备受看好的年轻魔法师,并在父亲的鼓励下踏上夺回母亲的征途。但是,正如同她们的母亲意外败给了山贼,两个女儿的魔导具也在关键时刻丧失作用,先后被低等级的猪身人击败。两人的手脚都被切断卖给了黑市,姊妹俩则是被带往肉便器屋与她们的母亲重逢。此时玛格丽特已经不受欢迎,成为专门喝尿吃屎的男用便器,玛雅与特瑞莎则是一边做为肉便器,一边以嘴巴清理母亲恶心的下体所排出的激臭秽物。母女三人就此沦为猪身人的廉价玩物。  §  「巨人杀手」芙莉卡?梅纳德,四十七岁,已婚,育有三子,身高一点八五米,体重六十八公斤,拥有百战炼磨的麦色筋肉、与一身肌肉不很相符的美貌,以及必须特别订制局部装甲的H罩杯巨乳。在不分性别的斗技场上,她是蝉联三年冠军的超强剑斗士;在斗技大会闭幕期间,她是个有点凶但很照顾孩子、并愿意向个子矮小的务农丈夫张开大腿娇喘连连的母亲兼妻子;至於当她接下看得上眼的委托时,则是全副武装守在队伍最前线、挺身挑战强大魔物的SSS级猎人。  「目标出现!佣兵队、按第二种训练方式布阵!魔法师队、全力为各部施展防御术式!无需在意老娘!保住自己的小命为最优先事项!全队跟着我来!巨人退治啦──!」由冒险者公会重金悬赏、SSS级猎人芙莉卡率领的精英小队执行的特级委托,就在自信满满的芙莉卡忽然被巨人一脚踩爆头时尘埃落定。小队全员不敢置信地望着颈部以上整个扁烂的芙莉卡被震飞起来,那副强壮的肉体穿上装备后有着近百公斤,它曾经是为公会大夥抵挡无数魔物的铜墙铁壁,如今却在半空中洒下橙黄色的浓臭尿水、喷出粗长的金色臭便,最后整副巨躯伴随着临死瞬间失禁泄出的粪尿摔落地面。  「队长……!芙莉卡队长啊啊啊……!」  已经看不出昔日美貌的头部扁烂物落在一名吓到小便失禁的年轻女魔法师面前,魁梧的躯体则是掉到佣兵队前方,侧面胸甲与臀部装甲匡啷一声弹开,里头的内裤也应声破裂。在那对结实的麦色巨臀中央,轻微脱垂的多毛肛门犹如火山口般隆起,一条比起许多男性阳具要更粗壮的乾硬粪便正从突起的肛门噗滋滋地升起,给乾粪刮伤的肛门流下鲜艳的红流,直到那条粗粪在众人面前彻底排出为止。芙莉卡生前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在后辈们面前横死并露出她那热衷於肛交的宽松肛门,甚至於死后还来场令男佣兵们血脉贲张的脱粪秀。  「噫……!噫嘿……!噫嘿欸欸……!」  轰隆!轰隆!每一步都掀起局部地震的巨人持续逼近防线,绝大多数公会成员都失去战意了。男佣兵躲的躲、逃的逃,但深深依赖并憧憬着芙莉卡的女魔法师们都被吓到腿软甚至精神崩溃,一个个瘫垮在新鲜的粪尿上,绝望地任由巨人脚掌将自己踩成肉酱。那头将近五十米高的巨人根本不晓得自己有遭遇到什么东西,踩着化为扁烂物的女魔法师们继续往前方迈开步伐。当牠抬起飘出恶臭味的脚掌时,女魔法师们被踩烂的脏器或犹如泄气皮球般湿扁的乳房随之洒落在地。  巨人退治失败了,芙莉卡却是所有牺牲者中唯一一个遗体最完整的女人。一个曾经是祭司的盗屍者发现了她,但他可不会为了公会开出的廉价报酬带回她的屍首。相反地,他为芙莉卡那还没浮现屍斑、死亡没多久的遗体施加特殊的保护魔法,大幅降低腐败速度,并将之带往附近一处隐密营地的妓院,为挑战巨人庭院的众多冒险者提供一个新鲜的发泄用肉便器。  「各位恩客!今天为大家带来一个特别的大礼!那就是来自遥远王都的SSS级猎人、外号『巨人杀手』的剑斗士芙莉卡!」芙莉卡被安置在舞台中央的木椅上,结实的双腿呈外八敞开,双手高举贴背;她颈部以上的扁烂物已刮除乾净,盗屍者将一颗皮球套上纸袋并绑在削平的颈面上,这么一来大家就能知道此人生前面临的是何种死状,有些人会因此更兴奋。她的高级装备都被卸下变卖,全身光裸,沾在大腿内侧的臭尿与屁股上的大便都被清理乾净,但是浓密的阴毛、肛毛和腋毛完整保留下来。为了让不再发出体味的熟龄肉体飘香,盗屍者使用了适当的气味魔法让芙莉卡强壮而多毛的遗体持续飘出浓厚腋臭,双腿之间的桃红色淫肉亦散发出高龄熟女特有的淫臭味。  「请大家看看!这强壮无比的身材!高龄四十七仍不服输地挺起来的超级巨乳!其尺寸乃是万中选一的H罩杯!H罩杯!看这饱满隆起的乳晕!居然比我一个男子汉的拳头都来得大啊!历经三次生产、哺育过三个孩子的这块巨大乳晕!这两颗炮管般的巨大乳头!色泽是无庸置疑、高龄熟女别有韵味的纯黑!」其实无需盗屍者隆重介绍,聚集在此的冒险者几乎都听过芙莉卡的威名,里头也混杂不少曾经给她带领过的男佣兵。许多个只能偷瞄一眼、自行打手枪发泄的寂寞夜晚为的似乎就是这一刻,这能让男人们正大光明地视奸那身强壮又性感的身材、放任股间英勇耸立的一刻。  「──保鲜期乃是十五天!十五天!首个竞标到手的恩客将享有单日独占权,并额外获赠芙莉卡的纪念装备!前SSS级猎人、前三冠王剑斗士、现听凭您自由使用的筋肉便器芙莉卡!现在竞标开始!」激烈无比的竞标活动结束后,芙莉卡被带往集资标下单日独占权的男佣兵们投宿的旅馆,供每一个曾经意淫过她的低级佣兵轮奸发泄。无论压制其身的童贞菜鸟,还是跑不太动的肥满男性,参差不齐的阳具就这么彻夜进出她那受气味魔法影响而淫臭满室的肉穴。当他们玩腻了她的淫肉,便转而奸起略嫌松垮、但飘出了平常闻不到的粪臭味而格外迷人的屁眼。一发又一发的精液注满桃色蜜肉与脱垂肛门,即使她的身体不再分泌淫水和肠汁,众人的精液已将她前后二穴滋润得随时可以交配。最后,每个人都在芙莉卡强壮的麦色大腿和屁股上签名留念,有的人还偷偷写了辱骂的字眼上去,才将飘出浓厚精臭味的芙莉卡缴回盗屍者处。  「新品到货!新品到货!来喔!『巨人杀手』芙莉卡?梅纳德!四十七岁的刚毛体臭熟女!各位别看她这副落魄样,其实呢,这位芙莉卡可是在王都方面坐享极高荣誉的SSS级猎人!各位没操过3S级猎人的弱鸡们!快掏出你们的老二与钱包、嚐嚐传说级的肉体啊!说不定还会干到升级喔──!」在这之后,直到保鲜期结束为止,失去了「初夜」的芙莉卡就被放置在众多同样处於保鲜期的女冒险者集中处,两颗粗壮乳头被打上了附有标价和保鲜期倒数计时的魔法乳环,和那些断了手脚、或是腹部整个空出来但仍保有体温的女性们一同服侍男人们。即便她的售价要比一般冒险者高上数十倍,慕名而来的男人却是络绎不绝,大家都想操一遍这个威名远播的女强人。男人们的精液洒满芙莉卡体内和体外,这些精液未经清理又马上换下一个男人上阵,众人马不停蹄、日以继夜地奸着她的屍体,直到她身上的精液一一腐败并飘出无比恶臭的腥腐味,排队人潮依旧是有增无减。  「怎、怎么会这样……芙莉卡……」  就在保鲜期仅剩不到二十分钟的最后关头,一个排了三天三夜、总算是轮到他的男人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的恶景。梅纳德先生事先已有心理准备,但是实际见到自己的爱妻断了头、还被数百名男性轮奸到全身浸泡在腐败精液与臭尿中,仍然使他绝望地软了腿。他最终仍在时限结束前鼓起勇气,心想至少得把芙莉卡的身体清理乾净,可是当他忍着恶臭、把芙莉卡的身体拖出精液与尿汁构成的恶心浴池后,再一次被妻子身上满满的辱骂与低俗涂鸦击溃了。他终於认清到,自己那用尽一生幸运爱上的这位威风凛凛、声名大噪却又意外持家的传奇剑斗士,如今只是具被戏称为筋肉母猪、额头和奶子都被涂上阳具及标靶图案的丑陋女屍。  芙莉卡的遗体在保鲜期过后迅速腐烂,屍水朝四方流出,全身上下几乎烂个精光,唯有两团隆起的大乳晕及保持勃起状态的黑乳头奇蹟似地保留下来,并且一直没有烂掉。伤心欲绝的梅纳德先生将它们带回家,日后成为立誓洗刷母亲污名的三女梅莉森的护身符。  至於年仅十五岁的梅莉森意气风发地从王都出发、一个月后惨遭地精虐杀并给同一位盗屍者捡回妓院,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