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小凡不凡
小凡不凡
那是去年冬天,在一家歌舞厅我花了300元就叫了两位小姐为我服务(他们说这叫「打双飞」)。天寒地冻,我的小弟弟也缩成一团,在包房里那两个小姐倒是热情似火。  和我缠绵了一会,其中一个说是要喝水,问我要了十块钱,不一会儿她就拿了两瓶矿泉水进来了。插上门,她问同伴要热的还是凉的,我心想:这么冷的天她们还敢喝凉水,佩服佩服……  正在胡思乱想着,只见她俩蹲跪在沙发前,一个打开矿泉水瓶盖,一个动手解开我的皮带,嘻嘻哈哈地将我那个像小麻雀似的宝贝掏了出来,她们一个搓茎一个揉蛋,不一会儿就唤醒了我的小弟弟。  我的手也没闲着,解开一个小姐的衣扣,顺着脖领就伸进了她的胸罩里,小姐尖叫着嫌我的手冰,我笑着说:「手冰才要来暖暖嘛!」小姐娇嗔一声「大哥好坏」便也不再躲闪,任由我去揉捏她丰满的乳房,她自己则喝了一口水低头去含住了我的宝贝。  我的天!原来她的嘴里包着一口温热稍烫的矿泉水,只见她漱口一般用她嘴里的热水在清洗着我的阴茎,然后把水吐在旁边的痰盂里,接着再喝一口水把我的阴茎又含到嘴里,很技巧地用舌尖推起我的包皮,仔细地在我的龟头马眼和系带伞冠部位清洗……  经她这么三番五次地折腾,早已把我的腿都搞软了,我把她拽上来搂在沙发上,掀开她的胸罩在她散发着清香的乳房上疯狂的亲吻起来,小姐「哼哼唧唧」地在我怀里扭动着。  突然我的下身一阵冰凉传来,我低头一看,原来是跪在地上的那位小姐喝了一口冰凉的矿泉水把我的阴茎含到了嘴里,那份刺激差点让我叫出声来。我可怜的小弟弟在两位小姐的嘴里经过几番冷热酸甜的考验后,却更加斗志昂扬。  下面的小姐见我已进入状态,便用嘴替我的阴茎套上了「雨衣」,然后她脱去一条裤腿,背朝着我把她粉色的内裤扒在一边,肥美的屁股撅过来,用手扶着我的阴茎,另一只手分开她的阴唇,很顺利地就套坐了进去。我被她搞得像冰棍一样的阴茎在小姐湿热的阴道中就像回到温暖的家中一般雄风大振,又觉得涨大了许多,小姐也被刺激得呻吟着,起伏着她的屁股套弄起来。  我一边享受着她的「倒浇蜡烛」,一边让我怀里的小姐起身脱去外裤,穿着白色的内裤撅着屁股爬在沙发上,我抱着她的肥大的屁股,隔着内裤在她的阴部亲吻着,小姐的内裤很快就湿了,我用舌头将她的内裤底裆顶进她的阴缝,将鼻子贴在她的臀缝上,使劲吸闻着小姐阴部那醉人的气息。  小姐被我整得「哇哇」的叫起来:「大哥舔舔嘛……」我何尝不想去舔,可总觉得歌厅的小姐不是太乾净,就忍住了这个念头。  我的小弟弟也在那位小姐激烈的起伏中吐了个一塌糊涂,那小姐起身抽出我的阴茎,把安全套取下来扔进了痰盂。看着那湿漉漉的阴茎,我以为她要取卫生纸,谁知她喝了一口温热的矿泉水后,又低头把我的阴茎含进了嘴里,「咕噜咕噜」地给我清理乾净,然后才起身坐在我身边,我忙又搂过她,伸手在她身上乱摸起来。  这时沙发上的那位小姐又起身跪在我两腿中间,用手捉住我那已软缩下去的阴茎,伸出舌头舔了起来。她可能知道我刚射了精,要让我再抬头就得下一番工夫,所以她特别卖力地在我的下身舔弄吸吮,那舌头遍及了我的龟头、阴囊、睾丸和会阴部,甚至还舔到了我的肛门,那种爽快是我从来都没有享受过的。  几次三番后,我的阴茎终於又精神焕发了,小姐给我重新套了安全套,问我怎样来。我想这次得我主动了,我便示意她躺在沙发上,小姐听话地躺下冲我叉开了腿,我便压了上去,很顺利地又插了进去,另一位小姐则在我身后推着我的屁股协助我的抽插……如此这般,我终於在小姐们的浪叫声中瘫软在她们的温柔乡里……  啊!多么难忘的一次享受呀!时隔不久,当我再一次路过那个歌舞厅时,才发现这个好地方被「条子」给查封了,没有这个好地方让我去发泄,难道让我去大街上强 奸女人吗?  我的享受、我的担心  五十年不遇的酷热肆虐古城,而可气的是我的欲火在这炎热的季节却丝毫不肯有所收敛,无奈之中偷空前往市内一家颇有名气的黑灯舞厅去寻点刺激,给自己降降温嘛。谁知由此却引发了一件令我担心了许多天的事情……只两元钱的门票就步入了舞厅。黑灯舞厅自然漆黑一团,空气中弥漫着女人的脂粉味和男人的汗臭味,似乎还有阵阵女人下身的臊气和男人精液的怪味。可欲火中烧的我对此却全然不顾,只是在黑暗中睁大色迷迷的双眼,在那流莺一般的舞女堆中搜寻着我的猎物(我的眼睛此时一定闪着绿光吧)。  在我的眼睛还未适应这里的黑暗时,就有人拦住我,“先生,跳一曲吧?”  “不,不,我在找人。”我自然要挑一个可心的女人来陪我,所以并未匆匆上场。  走了没几步又被一女子拦住了,本想再拿拿架子,可传到我耳边那温柔的话语令我不由得动了心(诸位看倌可能都挡不住如此诱惑的):“大哥和我跳吧,我的奶子好大的,你摸着一定舒服。”  借着微弱的灯光我打量了她一眼:高高的发髻,红润的双唇,丰满的身条,阵阵的香气……特别是那丰胸果然高耸挺拔,煞是诱人。  可没探虚实,我并未贸然应允(因为有一次我凭直觉找了位胸乳挺翘的女子陪舞,谁知待我伸手到她的乳罩内时,才发现不仅那乳罩有一层厚厚的海绵,而且在罩杯里还垫着一团卫生纸,而那女子的乳房小的确实可怜,用手模着只能感到有微微隆起的乳晕和细小的乳头。可我当时对她刻意的伪装并未恼怒,反而产生了一丝怜悯。不过在黑暗中对她那细嫩的乳头又捏又拧地发泄一通,而那女子自知理亏,只有呲牙裂嘴地忍受着的神态让我感到了虐待的快感,哈哈,也挺刺激的)。  眼前的女子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抓起我的手按在她的乳房上:“你看够大吧?”说着她还伏在我的耳边悄声道:“我的皮肤也好细嫩的,大哥到这儿来不就是图快活吗?我会陪好你的。”我那只被她按在胸乳上的手暗暗使劲,只觉丰盈温软,果然货真价实。  可我并未知足,又得寸进尺地问道:“怎么陪好我?”  “随你的心意呀!”  “哦,我能摸你下面吗?”  “当然!你看我穿的超短裙,方便的很,随便你摸。来吧!”  说着她便把我往舞池里拽,到此地步如再推辞,那就不是男人了,于是我便搂着她的腰一同滑入舞池当中。  随着绵绵的舞曲,灯光又暗了下来,那女子双手搂住我的脖子,紧紧贴着我搓起二步,而我则抓紧时间把手从她的衣襟下伸了进去,迫不及待地要体验一下她那丰乳的滋味。  我先隔着乳罩揉搓一番,丰满柔软的乳房使我的手感颇为真实,而且她的乳罩并无那层厚厚的海绵,只是一层薄薄的如肌肤般柔滑的丝织品,可见这女子对自己的乳房充满了自信。  我对她说:“果然奇大无比,看来你没有骗我。”  “干嘛要骗你?”我便对她讲了乳罩内垫卫生纸的故事,她“咯咯”地笑着说:“你傻的够可以呀,眼光也太差了吧。”  她紧紧依着我,又悄悄地对我说:“我不但奶子好玩,下面更好玩呢,一上手会爽的你失魂落魄哟。”  “是吗?你再挑逗我,小心我吃了你。”  “嘻嘻,来呀……”一边调笑着,我的手就顺着深深的乳沟从她的奶罩罩杯处伸了进去,一个柔软的乳头便纳入我的手中。  令我惊奇的是虽然她的乳房硕大丰满,可挺立在其颠峰的乳头却是小巧细嫩的,真是对比强烈,让我“性趣”大增。我侧着手细细地把玩着她细小的乳头,那女子为了让我的手更爽快地行动,她将奶罩从下面掀起,一直掀到乳峰上面,使两只乳房完全裸露出来,任我揉摸。说真的,这女子的丰乳给了我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和享受。  这对乳房不但硕大丰满,而且异常柔软细嫩。当我将她的乳头揉捏的渐渐挺立时,竟感到了她那乳晕处也隆起了细密的小肉粒,使我倍觉刺激。趁着黑暗,我不禁低下头用嘴唇去拱她的乳房,阵阵肉香扑鼻而来。  “吃吧,我昨晚才洗了澡。”她鼓励着我并努力把胸乳往前挺,我毫不犹豫地张嘴含住了她的一个乳头,猛力地吸吮起来,一股浓烈的乳香和微咸的汗味被我吸入口中。  那女子似乎很享受,她用手托起一只乳房尽力往我嘴里塞,要我用嘴能更多地去包容。我张大嘴将她送到口的乳房深深吸入,将舌头缠绕住她的奶头,用牙齿在那细嫩处轻轻地啃咬着。  那女子颤抖地搂紧我,将她肥硕的乳房紧紧地挤压在我的口鼻上,似乎要让我吞下去一般,直到我觉得呼吸困难地侧过头在张嘴喘息,她才略微地放松了挤压,随即又把另一只乳房高高凑起,将已勃起的硬硬的乳头塞进了我的嘴里……我一边吸吮着她的乳房,一边就忍不住地把手伸向她的下身,她扭动着身子说:“等一会儿再摸。”  “为什么?”  “这一曲就要完了,等下一支黑曲让你好好地摸个够,好吗?”……随着灯光变暗,第二曲开始了。  我和她相拥着如同一对热恋的情人般步入舞池,黑暗中她伸手解开了我的衣扣,使我裸露着胸膛,然后她把自己的衣襟连同乳罩一块高高掀起,将她丰硕的双乳紧紧地贴在我的胸脯上,随着舞步在相互揉搓,给我的感觉既温暖又刺激。  她搂紧我闭着眼在享受,而我的手则伸到了她的裙下,顺着大腿滑向她的两腿之间,我隔着内裤在她的阴部抚摩着,感到了那里的湿热气息,我揉摸了一会儿,觉得她的裤裆似乎要湿透了,便想将手伸进内裤里,也许是她臀部太丰满的缘故,致使那条内裤紧紧地贴在她的下身,没有丝毫余地容我的手指进入,费了好大劲从她的松紧裤脚塞进的手指也根本摸不到她深深的阴缝。  我的手在那里忙活了半天也不得要领,那女子似乎觉察到了我的急迫,便动手将短裙掀起拉倒了腰际,然后把内裤褪至髋下,捉着我的手从她内裤的松紧裤腰处塞了进去,我的手顿时如鱼得水般在她的阴部肆无忌惮地畅游起来……她则伏在我耳边悄悄地说:“别猴急成那样呀,你要慢慢地去感觉,我下面的‘妹妹’可与众不同呢。”  听了她的话我便放慢了节奏,刚刚入手就有一股异常的湿热,从她的阴户传来,我用手指试探地触摸了一下,呵……湿漉漉地如入水乡泽国。我悄悄地逗着她说:“小 妹妹发大水了。”  她拧了我一下:“你不喜欢吗?”  我的手抚摸着她肥厚的大阴唇:“当然喜欢,我要游到源头去探险。”  “你好坏呀……随你的便,别淹死你!”她在我的脸上吻了一下,有意识地叉开两腿,容我的手能在她紧密的阴缝中自由行动。  我剥开她的大阴唇,用中指的指肚在她大小阴唇间的沟壑里揉搓着,随即又去探寻她阴唇上方的阴蒂。一开始我并未感到它的存在,可随着手指的运动,那粒神奇的肉球渐渐地浮出水面。  随着那粒阴蒂的苏醒,开始还在我耳边伴着舞曲轻声哼唱着的女子也渐渐发出了呻吟声。  我一边揉着她那粒已明显勃起的娇嫩的阴蒂,一边对她说:“舒服吗?”  她哼哼着伏在我的肩上:“死相……还不是你在图舒服。”随即她又悄悄地说:“怎么样,摸出什么特别之处了吗?”  闻听此言我才想起刚才她告诉我她的下阴与众不同,于是我的手在她的阴户上如雷达般地扫描起来:她的阴阜高高隆起,上面阴毛密布,一直延伸到大阴唇的两侧,我拽拽她的阴毛说:“好丰盛的水草呀。”  “讨厌嘛。”  她拉着我的手掌从她的阴户上慢慢划过,我只觉的那沟壑起伏,颇为奇特。  从她深深的阴缝中娇嫩地探出两片温软的小阴唇,引导着她阴缝的溪水潺潺流出,我的手逆流而上,在她的阴蒂上揉捏一番,又夹着她的两片小阴唇对她说:“你的阴蒂蛮大的,这两片阴唇也挺长的嘛。”  “你伸进去,还有奇特的地方呢。”  “是吗?让我再仔细摸摸。”  她又充分地叉开腿,使我的手指很顺利地塞进了她的阴道口里。  果然奇特,一般女子的阴道,只要你的手指塞入,顺着温热的淫水便会畅通无阻地深入进去,而我的手指在她的阴道口却遇到了阻碍。  “该不是处女吧?哈哈,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处女呢?”  我自嘲着又在她阴道口的那个障碍物上细细揉摸了一会儿,只觉得是一团起伏不平的温软嫩肉,我用指头按了按,她竟舒服地轻吟起来,我想她一定是很享受了。  “是这里吗?”她点了点头,我说:“你这里果然与众不同,可我这样‘瞎子摸象’就越发好奇了呀。”  “那你想咋样?”  “我想看看呀。”  “想的美,在这儿咋让你看?哥哥,再给我摸摸嘛。”  “摸这里你很舒服吗?”她又点了点头,道:“是,我常常被男人摸的好兴奋呢。”  “那要是给你舔舔,会爽死你的。”  “你愿意舔我那里?”  “当然,你呢?”  “我也想吃你的肉棒。”  “那我们一定要找个机会玩玩。”我一边和她逗着,一边用手在她那神奇之处左突右冲。  她扭着下身呻吟着说:“你可以把手塞进去……手往下……对……唔……”  在她的指点下,我的手顺着那肉团往下塞去,果然有一深潭,湿热无比。  我两根手指伸进去,立刻被里面的嫩肉包住了,而且还能感到她的阴道在收缩蠕动,我活动着手指做抽插状,她即刻又爽得身子发软靠在了我的肩上,手儿也迫不及待地拉开了我的裤口前门,很技巧地拽拽我内裤的松紧,那手就伸进去抓住了我的阴茎揉搓套动起来,我本已坚挺的肉棒在她的手里更加地爆涨着,同时我在她阴道里抽动的手指也感到了她的淫水如热浪般涌出,湿滑的阴道容我又塞进了一根手指,三根指头在她的玉洞里尽情地掏挖着。  同时,我的另一只手从她的腰后伸进去,沿着深深的臀缝直抵她紧缩着的肛门,我先用中指揉着她的菊花,渐渐地借着她阴道里流出的淫水顶进了她的屁眼里。当我的指尖塞进她的肛门时,她的屁股似乎是有意地往后撅了撅,“噗”的一下把我的指头深深地套进了她的直肠里。  “啊——”的一声,她的手上也加快了频率搓动着我的包皮,还不时地用指尖在我龟头马眼处刮弄挑逗,搞的我已经快把持不住了,我一边对她下身的两个肉洞疯狂地夹击抽插,一边咬着她的耳垂说:“别……别给我搓出来了。”  “为啥?”  “想和你多玩一会儿呀,搓出来我就没有兴趣了。”  “好,听你的,我也想多陪陪你。”  这里的规矩是按曲收费,所以她也巴不得多陪我两曲,听我这样一说,她果然放慢了速度,继而伸手握住了我的阴囊,轻柔地揉搓着两个睾丸……随着舞曲的结束,我俩的疯狂也暂时告一段落。可谁知接下来会有更刺激的事情发生呢……  中场是震耳欲聋的迪斯科时间,我俩都不喜欢,于是我和她相拥着躲在一个灯光昏暗的角落。我们的手并未离开对方身体的要害部位,一边相互揉搓一边无拘无束地聊起来。  那女子告诉我她姓秦,找了个歌舞团的男人,没几年那男人就和别的女人相好而抛弃了她,她也一时无心再找。一是寻点刺激,二是为了糊口,就干上了陪舞女的营生。  我问她:“每天在舞厅里被不同的男人又搂又摸的,有过兴奋的时候吗?”  “那要看什么样的人了,象大哥这样不动粗的男人我就挺喜欢。”  “那我想和你真的做行吗?”  “行呀,你喜欢怎样做?站着?躺着?……”  我狠狠地亲了她一下:“我什么姿势都想和你试试。”  “你有那么厉害吗?”  我揉着她的乳房,又按了按她玩捏着我阴茎的手,对她说:“你觉得我厉害吗?”  她握着我坚硬的肉棒,又摸摸暴涨的龟头,伏在我耳边说:“你的这个小弟弟真的好可爱,我好想亲亲它……”我闻听此言便把她的头往我的怀里按,可她看看周围的舞客,推开我的手:“现在不行,这么多人。”  我也看到有人在注意我俩,便不再勉强。  此时她又温顺地依在我的怀里,抚摸着我的胸脯说:“哥哥,和我跳到终场好吗?”“那太晚了吧,我下午还有事要办。”  “不晚,十二点前就结束了。再说你不是喜欢摸我吗?那就多摸一会嘛…”  “到终场给你多少钱?”  “你看着给呀。”  “那不成,你说个数。”我想事前不是把价钱说好,事后她缠上你就不好办了。  “嗯…这样吧,等你摸够了,到最后一曲我让你射进去,你给五十行吗?”  我一想还能插进她的阴道,只付五十元,何乐不为呢?……灯光再次暗了下来,我俩紧搂着挤在人堆里,四只手都不约而同地伸进对方的下身。此时她的内裤早已湿透了,而我的肉棒也兴奋到了极点,我们的欲火都已到了爆发的边缘,彼此都不满足于用手指在对方的性器抠摸揉搓了,我伏在她耳边说:“小秦,我要塞进你的洞里……”  她略显害羞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悄悄地对我说:“你把我的内裤再往下脱一点。”  我立马拽着她的内裤褪到了她的大腿上。她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伸手握着我发烫的肉棒,顺着腿缝的淫水将我的龟头抵在她的阴道口上。呵——那个奇特的阴道口虽然早已淫水横流,可因为有那可爱的肉团在制造障碍,使得我的插入犹如在刺穿处女膜一般地舒爽受用。  当我的龟头完全进入时,她竟然夸张地尖叫了一声,我逗着她说:“不至于吧?”  “讨厌……你的家伙那么大,人家真的有点疼嘛。”切不管她是矫揉造作,还是为了讨我欢心,当我继续挺进时,确实感到了她的阴道在紧握着我的肉棒,特别是她的阴道口似乎有一圈肉环在紧紧地挤压着我的龟头肉棱。  那份刺激使我差一点就要把持不住地要发射了,所以我未敢随着舞曲的节奏去抽插,而是搂紧了她,停留在原地慢慢地挺动下身,使我的阴茎缓缓地向她的深处塞去。  当我觉得被她完全吞没时,那份舒爽使我犹如在温柔的梦乡里享受,我正在体验这难得的梦境,小秦却急切地扭动起来,并伸出一只手揉搓着我的阴囊和睾丸,我也回敬地用手去捏弄她的阴蒂,一来二去,她又激烈地晃动起下身,使我的阴茎不由自主地在她的阴道中做起快速的抽插运动……我感到一阵阵热浪袭来,似乎要冲开我的精门,我心想这还了得,让她如此折腾,那没几下我就得丢盔卸甲了,我们周围的舞伴也似乎感到了她的疯狂而在纷纷侧目……  为了多享受一会,我得赶紧采取措施。于是我用双手兜住她的屁股,将她紧紧地挤靠在我身上,使她的下身失去了活动的余地,而我则不失时机地使我的玉茎完全插进了她的阴道深处。  那颤抖的花心在引导着她的肉体努力吸纳迎接着我的侵入,使我真切地感到我的龟头真正地探寻到了她的淫水之源。  掌握主动,防止她再度疯狂,我干脆双手一用力抱起了她的屁股,使她两脚抬离了地面,这样以来,我们的性器结合的几乎间不容发。小秦兴奋的低声吟叫起来,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我赶忙用唇堵住了她的嘴,她立即开口迎合,我俩的舌头瞬间就缠绕到了一起。  女人真是水做的,她的下身不但是春水泛滥,淹没了我的阳具,而且此刻她的嘴里也分泌着大量的唾液,通过交缠在一起的舌头源源不断地渡到我的口中,我似乎成了一个溺水之人,不由自主地吞咽着她的香津……同时我兜着她屁股蛋的手也在暗暗用力,掰开她的臀缝,用一根手指迅速确定了她屁眼的位置,毫不客气地塞了进去,这一刺激使得她从那张被我紧紧吻住的嘴里发出了“唔——唔——”的迷乱之音。  因为肛门受到了侵入,她的屁股不由得往前一缩,这样以来我塞进她屁眼的手指滑出了一截,可我插在她前阴的玉茎却实实在在地顶进了她的子宫颈里。  “啊……你这前后夹击……让我好爽……太刺激了……”她兴奋地用双手搂紧我的脖子,两腿竟盘起扣住了我的腰身,使她的身体完全脱离了地面而吊挂在了我的身上。  如此以来我已无力再去活动下身对她的阴道进行抽插,只能使劲兜着她的屁股去承受她的重量,同时静静地体验我插入她花心的阴茎被她蠕动的子宫刺激着的快感……我感到她紧紧吸纳着我龟头的子宫在震颤,犹如一张婴儿的小嘴在啄吮……  如此激烈爽快的性交使我难以继续固守,此时耳边的舞曲也已近尾声,我便示意她放下两腿:“我要射了……”  “嗯……射吧……”她配合地贴近我,下阴暗暗用力夹紧我的阴茎,只活动了几下,我便一泄如注了……  舞曲结束时,我俩也已度过了高潮。当我“货”款两清后,她仍意犹未尽地搂着我说:“和你跳舞真爽。”  “我也是。”  “那你下次来还找我,好吗?”  “好呀,那你出台吗?”  “和别人不,和你去哪里都行。”  “是吗?”  “我真想和你做二十次。”  “哈哈,那你不是要了我的命了吗?……”  事后她给我留了电话号码,希望和我梅开二度。这事到此本已结束,可谁知事隔三五天后,令我不安的事情发生了,因为这几日我老觉得阴茎有灼热和瘙痒的感觉。  回想那天只是贪图小秦奇特阴户的刺激,在黑暗中又无法查看她的性器,插入时又未穿“雨衣”……太可怕了。  连日来我坐卧不宁,更不敢与老婆同房。每日里都要翻开包皮看看龟头有无异样。直到有一日发现我的阴茎中部有粒发痒的小疙瘩,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我有裸睡的习惯,不知那夜被一只蚊子(我想一定是只母蚊子)在我的阴茎上叮了一口,这才造成了我连日来的担心……  现在想起来,这事虽然过去已近两月,我也安然无恙,可回想起来也确实有点后怕。试想小秦既然能叫我插入,那不知她已被多少男人干过?……特别是网上有篇嫖娼一次染上艾滋的消息更使我胆战心惊……看来以后可不能为了痛快而忘了安全。直到现在每当我看到小秦留给我的电话号码,还一直在犹豫该不该再去会她?  【完】17012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