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与表哥密友的3P性事
与表哥密友的3P性事
妈妈的大姊,也就是我的大姨,在我五岁那年和姨丈到大陆旅游出车祸过世了,留下当时才十岁的表哥志祥,因为姨丈那边的亲戚很少,也无人能够照顾表哥,所以妈和爸商量后便收养了表哥。  从小与表哥感情异常的好,在外人眼里我们简直比亲兄妹还亲,同学或邻家有兄弟姊妹的,常常会发生争吵、闹情绪的事情,但表哥从小就非常疼我,不要说打,说话大声点都没有过,自我有记忆以来,我总是倍受表哥的呵护。  我是佳玲,事情发生在我18岁那年,当时就读台中文华高中,表哥志祥23岁,海军陆战队退伍后便到叔叔的公司帮忙送货,也因此退伍后不用再特别的锻炼,就拥有一身好身材,可能遗传到姨丈的好基因,长得清秀俊俏的表哥从国中开始就常收到许多女孩爱慕的信件,也常有小女生到家门口站岗,但表哥对这些女孩总是表现出毫无兴趣的态度。  表哥与我感情特别的密切,从小到大许多事他总会毫无隐瞒的对我诉说,包括感情上的事情,所以我知道表哥对那些女孩不感兴趣的原因。  那年暑假,从同学小珍家骑脚踏车满身大汗回到家的我,一进门脱到仅剩内衣裤便往浴室准备盥洗,经过表哥的房门口时,听见男生呼吸急促又低吼的声音,以为表哥又在看"特殊影片",不以为意的进浴室洗我的澡,在家中因为家人没有上锁的习惯,正当盥洗完毕擦拭头发,浴室门被打开时,低着头以为是表哥进来上厕所,便开玩笑的对表哥说「不要打太多次嘿!」说完后狂笑的抬起头,却见到身材高大、长的超帅、全身又赤裸的男孩站在门口看着我。  傻住数秒钟的我,在男孩大方微笑的说声「嗨!」时尖声大叫,男孩迅速逃离现场,留下浴室内惊慌失措的我。  从小到大身体除了妈妈、表哥看过外,从来再没人见过,何况又是一个外人,让我有点羞又有点生气。不过,为何他会赤裸着身体出现在我家,难道是表哥跟他……在胡思乱想时,回想起男孩清俊的脸庞及健美的身材,让我有点想再见到他,不过不是在浴室门口那种尴尬的场面。  经过数日,男孩的身影未在家中出现,也因表哥那几天比较忙,常常早出晚归,找不到机会跟表哥问清楚男孩的来历,仅和男孩的一面之缘,却让我对他念念不忘,除了他是第一个见过我身体的男生外,也是我除了表哥以外见到全身没穿衣服的第一个男生,何况他长得真是帅。  和几位死党会讨论男生的生殖器官,例如韵如看过他弟打手枪,慧娟偷看过他哥与女朋友做爱,妙妙与网友发生一夜情,四个女生聚在一起常常谈到男生的生殖器官时总好奇又害羞,虽然曾经一起躲在妙妙家看A片,但不论是听来的,或是从影片上看来的,都没有那天在自家的浴室门口看见那勃起的老二让我震惊与兴奋。  从高一开始晚上睡觉前总有自慰习惯的我,晚上的幻想对象是那个不知名的帅男孩,A片里头所出现过的任何姿势,就在我的性幻想中一遍又一遍的变换。  一天,爸妈南下到高雄看姨婆,晚上不打算回家,自己在客厅吃着泡面看完HBO影片后便早早上床去,朦胧之间听到房间走廊上表哥与人对话的声音,浴室的门应声关上后,我又睡下。  一阵尿意将我从床上驱赶起来,大概是看影片时喝了太多可乐的关系,从厕所返回房间时,发现表哥的房门透出光线,里头还传来奇怪的声音,好奇的从门缝望进去,却让我看见18年来最震撼的画面。  床上表哥和那帅男孩赤裸的身体,一上一下交错相??叠着吸吮对方的老二,两个大男生健美的身材,勃起的老二在对方的嘴中吞吞吐吐,时而把玩对方的睾丸或乳头,低沈中夹带兴奋感的喉音不断的传入我耳中,虽然知道表哥喜欢男生,但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两个男人做这样的事。  门外的我知道房内灯火通明,走廊上黑压压的一片,他们是看不见我的,因此褪去下半身的睡裤和内裤,眼睛直盯着男孩勃起的老二不放,左手抚弄着自己的乳头,右手不断的在蜜缝中上下搓揉。床上两个大男生进行口交前戏后,见到老哥俯在枕头上高翘着屁股,用双手将屁股趴开,男孩用手将口水在他的龟头上抹了抹,将阴茎前后搓弄一番后,就这样进入表哥的身体里头。  门外的我疯狂了,那心仪已久的帅男孩现在抽插的应该是我才对,早会是表哥阿!男孩在表哥屁股上不断的前后摆动,那健美的身材及狗公腰,展现他良好的腰力及活动力,表哥不断的呻吟着,这时我才注意到,表哥的老二粗硬的勃起,尺寸更是大的惊人,这是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未发现的事实。  表哥时而用手捉他的子孙袋,时而打着手枪来增加他的快感,而门外的我,不断的用中指搓揉小豆豆,搞到阴水不断的从大腿内侧流下,索性除去身上仅有的睡衣,跪在走廊地板上,双眼浸淫在卧房里那淫乱的性爱当中,自己也享受到前所未有的自慰快感,没有任何影片比得过眼前这番美景。  突然,脑袋一空,眼前一阵昏眩,我高潮了,从蜜穴中不断喷出阵阵的阴水,身子往前倾倒撞到房门,房门应声而开,男孩转头望向我,双手仍捉着表哥的腰不断的抽送,而表哥仍浑然不知他最疼爱的小妹,正全身赤裸的跪在房门口窥视他和密友的性爱活动。  丢脸又尴尬的用食指对男孩比出嘘声的动作,但帅气男孩却突然停止了抽送的动作,拍了拍表哥的背部,表哥不明的转头一看,看见了自己表妹不为人知的一面。  「小杰,怎办?」表哥对着帅男孩说。  原来帅男孩叫小杰,是表哥读高中时的学弟,比哥哥小两岁,比我大三岁,时年就读逢甲大学三年级,曾更多次听表哥提过他,没想到他和表哥不单单只是好朋友的关系,而且是密友。  小杰下床走向我,直接将我抱起往床上走去,将我放在表哥的身旁。  「做过爱吗?」小杰俯身问着我。柔软的嘴唇未经我的同意就夺去了我的初吻,我紧张到全身发抖,小杰侧躺在我身边,一面亲吻着我,一只手清柔的在我的胸部、乳头间来回的圈绕、抚弄着,时而轻划,时而捉捏,第一次被男生触摸身体的我,享受着女王般的性福与快感。  当小杰顺着小腹触摸到我的蜜穴时,「好湿!」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让我觉得好丢脸,却又期待他能够给我不同的欢愉,当手指沿着蜜缝上下滑动,顺势将阴道内的淫水带到阴蒂上,轻捏、绕圈、勾弹等动作,简直就是一个做爱高手,不过他跟表哥一样不是应该喜欢男生吗?怎会这些让女孩开心的手法呢?  小杰俯身到我身上来,用双脚将我的双腿分开,不安的情绪突然涌上。表哥在旁对小杰说「别让佳玲受伤了」,小杰道「我会温柔的」,话一毕,感觉他坚硬的老二已抵住我的阴道口,龟头进到蜜穴洞口的饱实感,让我咬紧牙根准备接受痛苦的第一次破处,但是,当他渐渐将老二推送进来时,居然出奇的顺利,也没死党妙妙所说第一次会痛的死去活来。  小杰再次吻上我的嘴唇,舌头进到我的口中,与他两舌激情的舌稳着,下体传来阵阵的酥麻感,原来做爱这么舒服,根本就感受不到痛楚,难道是因为我长期自慰的关系吗?  小杰时而深时而浅的在我蜜穴中抽插着,保持一定节奏的抽送,让我仿佛在广大的草原上奔跑一般,双臂紧绕着他的脖子,深怕他离开我的身体,我想让我的第一次充满甜蜜的回忆。  两人结合了约五分钟,小杰未曾停下休息,直接将我翻转为狗爬式后,迅速的由后进到我的身体里,一手搓揉我的胸部,一手在我小豆豆上爱抚着,突然间节奏快速的撞击我的屁股,每一次的撞击,让老二深深的碰撞我的子宫颈,身体享受着这位帅男孩带给我的欢愉,嘴里不经意的呻吟起来。  「志祥,让佳玲帮你口交」小杰命令式的对表哥说道,我错愕的抬起头看着表哥,毕竟从小彼此毫无秘密的两兄妹,感情好到别人都会嫉妒的我们,要我们做出这种乱伦的事情,表哥他怎会答应。  我内心和表哥一样煎熬,但心里知道表哥喜欢男生,即使当下发生了关系,以后应该也不会再有类似的经验再发生,不如就让表哥跟我做一回吧!  「哥,我们两个从小到大从不隐瞒对方事情的,现在这就当作我们三人共同拥有的秘密吧」表哥望着我数分钟,然后躺在床头双脚张开将他的老二呈现在我面前,我不经思索的将表哥的阴茎握住上下活塞的动着,表哥的阴茎渐渐的由软变硬,灼热的体温传导到我的手掌心,表哥双眼闭上仰头享受着自己的妹妹帮他打手枪,我用舌头舔了舔龟头,但是背后的撞击使我无法顺利的动作,干脆直接将表哥的阴茎放入口中,学着他俩一开始的口交方式帮表哥口交。  房间空气中充斥着淫乱的气息,小杰似乎特别喜欢狗爬式,这个姿势他维持了好久,二十几分钟下来,我高潮了两次,不仅是小杰活动力超强的性爱功夫,另一方面帮自己的表哥口交,也是让我能够高潮的因素之一。  表哥似乎已经到达临界点,双手紧抓着我的头发及耳际,又深怕伤害到我,我从他屁股不断的扭动察觉,他应该快射了,果然表哥大声哀嚎一声,一股强而有力的劲道,将乳白色的精液射入我的口中,听过妙妙说精液可以吞,我便直接将哥的精液吞下。  小杰见到表哥在我口中射精,兴奋感让他加快在我体内的活塞动作,我明显的感受到,蜜穴中摩擦的快感不断传来,呻吟声也渐渐大了起来,小杰终于把持不住,直接将精液射入我的身体。  窗外晚风轻拂的吹进卧房,我伫立在窗前往外望,心想这段全新的关系,以后将要如何走下去……【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