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和小姨子的故事
我和小姨子的故事
没想到和雨灵的初见是这样的一个场景,还是13年的夏天,那时候去深圳散心,听说那里有烟灵的妹妹,或许因为她母亲出轨的原因,她一直没有多提跟着母亲一起过的双胞胎妹妹,而烟灵的父亲一向对我不假颜色,送烟灵去英国进修避开我大概就是他的手笔吧,可惜的是人算不如天算,最后离别的时候烟灵拉着我走进宾馆。烟灵这样的女人如果认定了那边是会跟你一辈子的那种,相识十载我懂,这样的女人在这样的社会怕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你就是姐夫吗?”或许不用她说出口我就能看出她是烟灵的妹妹,纵使父母断绝往来但姐妹之间的情缘还是难以隔断的,明亮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苗条的身材,唯一与烟灵在夏天常穿的花边长裙不同,雨灵是一身短袖T恤短打热裤,健康紧实的大腿倒是有些晃得我眼花。。  “让我住女生宿舍,这样不要紧吗?”  “没事,反正暑假了都没什么人的,我的另一个舍友早搬出去和男朋友同居了呢。这时候也查的不严。”雨灵肆无忌惮地谈论着同学的八卦,让我感觉和她姐姐的不同。雨灵拿了她的薄被给我,上面带着薰衣草的味道,虽然一开始有些不习惯但也慢慢适应了,也习惯了和雨灵的独处一室,只是洗澡的时候看着她水淋淋地走出来总感觉有些尴尬,就装作没看见一样玩手机,等自己洗完便飞也似的逃到床上。  就这样几天雨灵带着我欣赏深圳的风景与发达,也是这么一天让我似乎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一点波折,在一次晚上回校门的时候,男男女女迎面走来“你是谁?”一个男生以出言不逊的语气对我说道。  “这是我姐夫。”雨灵在我回话前如此说到,“雨灵,今天不是约好的一起出去的么?好几天我们没去玩了呢~”  “姐夫你一起去吧。”  “不太好吧。”我说。  “那我自己去了~我到了可以给你发地址想来玩随意哦,姐夫肯定没尝试过~”11点,雨灵还是没有回来,我实在放心不下,貌似听烟灵说过她的父亲从来没有允许过她10点以后回来的情形,但我还是忍耐到11点半,于是我去了雨灵发给我的地方,并不算远那是一家酒吧。  也许也是我从没去过的地方,闪烁的灯光,震耳的音乐,狂舞的人群,吧台上调情的男女,雨灵也在其中,面前的空酒杯她似乎已经喝了不少,而周围和她调笑的男生似乎并不是我一开始见到的那几位,她已经是酥胸半露,肩带已经滑在胳膊_上了,而她的闺蜜似乎正在被其他男生上下其手而一副享受的表情。我铁青着脸走过去,拉着雨灵要走。  “疼!”雨灵轻喊着。  “捣乱的么?”一声怒喝从我耳后喊来。  “毛头小子”我心想,在酒吧门口大闹了一场,而周围的人却习以为常了,保安因为并不在酒吧之内也没有理会我,就这几个连混混都算不上的学生怕不是连手都没动过。在宿舍,雨灵嘟嚷着“我又没醉,这点酒量我还是有的,占我便宜的人还没有呢,我的五个男朋友可没有一个把我带上床过,嘿嘿。”我心中莫名觉得一些厌恶,“明天我就要坐高铁回去了,早点睡吧。”说完我就翻身上床。又想起烟灵,明明是姐妹两个,明明是姐妹两个,雨灵在酒吧酥胸半露的样子又显现在我的脑海了,而下半身却不自觉地硬了起来。  这段时间都没有自慰而欲火怎么也消不下去,雨灵似乎已经睡着了,深夜,女生宿舍的我就以如此丑陋的形态发泄着,喷射在被窝里。当我急急忙忙用纸巾擦拭沾满精液的被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只能祈祷雨灵从没闻过精液的味道。第二天我忐忑不安地坐_上回去的高铁,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恢复了平静,电话声响起“姐夫,你干的好事,把我的被子都弄脏了,都是一股怪味,姐夫你这个,变态色狼。”从那一刻我知道了两件事情,一件是我被雨灵抓住了把柄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可轻可重的把柄,另一件是雨灵并不像她表面那样真诚与单纯。  再会 再一次见到兩灵是在烟灵回国之后,烟灵不顾父亲的反对和我住在了一起,在震怒的父亲之下,烟灵唯一后悔的是没有把户口本拿出来。晚_上下班的我回到家推门而入,听见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难得烟灵回来比我早,大概今天公司没什么事情吧,带着恶作剧的心情“我回来啦。”  我扯了一嗓子,然后早已脱了衣服的我推开浴室门,最近几次屡屡得逞的我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啊”一股子水向我的脸.上浇来,让我睁不开眼,呛得我喘不过气,这丫头玩过了啊,我一生气把“烟灵”按在墙壁上,一口叼住胸前的葡萄,用腿分开她闭合的大腿把手伸进期间来回摩挲那轻合的缝隙,渐渐地“烟灵”和往常一样顺从了,手抱住我的脖子微微地发着娇喘,我抬起头看着她水蒙蒙的眼睛,忍不防她抱着我的脖子吻了起来,我感觉到“烟灵”的舌头伸了进来在我的嘴里搅拌着,大腿也夹紧了我的手前后磨蹭,有点积极。比一开始给我飞起一脚好,想起第一次被烟灵一脚踹在肚子上在地上折腾的感觉就是一阵胃疼。我抬起“烟灵”的左腿让自己的下体更加贴近她的花瓣,一滴滴的水珠顺着她的大腿流下分不清到底是水珠还是别的什么,我感觉自己的整个龟头都被包了进去,对烟灵身体了如指掌的我猛然一惊,下意识地推开了她,“烟灵”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姐夫你这个,变态色狼。”当我吹干头发穿好衣服不久,烟灵就回来了,“今天没加班么?”  “没啊,我刚到家,怎么了?”烟灵说。  “哎呀,姐姐、姐夫。”雨灵裹着一条浴巾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来到了大厅。  “不许看,快回去!”烟灵一边拉着我转过身子,一边把雨灵推回浴室然后狠狠滴教育了一通。如果不是我催着她做饭,或许还会更久一些,但我的内心并不像表面上那样波澜不惊。烟灵在厨房做着饭,而雨灵带着湿漉漉地头发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我则坐在另一边鼓捣着手机,一抬头就看着雨灵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姐夫,要不要试试日本的场景”雨灵轻笑着说道。我则一言不发,就这样包括晚餐雨灵也没有做些其他举动,而我的内心则说不出是安稳还是失落?也许很多东西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我。雨灵住在我们屋子的这段时间,时常做些犯规的举动,突然从后面抱着我,时而用脚丫撩动我的小腿..当我准备小声发火的时候她却又主动停了下来,周天的下午当我被雨灵推到在床的一刻,我看着穿着我的大号T恤的雨灵赤裸着下体把我压在床上,而我似乎半推半就地配合着她的一举一动,心中五味杂陈,我知道我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烟灵已经回来了,甚至不顾她父亲的怒火来到我的身边。  “你在想姐姐的事情吧?”雨灵猛然把头贴近我的眼前。  “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只管享受好了,我也想好好享受呢!”说完雨灵就堵住了我的嘴,一只手拉着我的手伸进衫子里揉捏着她的胸部,一只手扶着我的侧脸摩挲着,当她离开我的脸时候,我发觉我的手已经不自主地让雨灵的胸部在我的手中变幻着形状,乳肉从手指的缝隙中溢了出来,明显比烟灵大得多,“还没摸够呐?”雨灵趁我分神的刹那已经解开了我的裤带,而我任由她褪下了我的裤子,自己的下面已经一柱擎天了,而雨灵甚至没有管我没有洗澡将它含进嘴里,搅动着,吮吸着,我想挣脱开,雨灵则一只手抚摸着下体一边含着阴囊,轻咬一下我整个人都僵住不动了,从下到上,从上到下地舔舐着,烟灵从未对我如此做过,接着雨灵跨坐在我的身体上方,将它来回在自己的花瓣滑动着,我才发现雨灵的下体已经湿透了,似乎和烟灵那种只有我们彼此爱抚才会情动动,娇喘在我耳边回荡,大腿分得大开好让我全部进去,而那湿滑的下体似乎只要重力便顺着全部被吸了进去,我放空了一切,只知道不断地动着,听着下体那撞击的水声,黏糊的泡沫弄湿了我的肚皮,而当我感觉自己要射出的那一刻,雨灵紧紧地夹住了我的屁股将我按向她身体的深处。  “噗呲噗呲”几下之后我便瘫软在雨灵的身上,听着彼此的喘息,我看了眼床柜上的闹钟,并以为大战一个小时的我甚至只有二十分钟不到的模样。我抬起身子,下体从雨灵的身体里软了下来,白灼的精液从雨灵的身体流出,雨灵则躺在床上喘气,面色潮红的她胸口上下起伏,乳房像流水般向四周扩散一阵又一阵的涟漪一般。我鬼使神差地将手揉上了雨灵的乳房。  “姐夫,我可还没满足喔!我都没有高潮,姐夫就射精了呢。以后可要好好满足我呢。”我的身子顿了一下。  我知道这样的日子不会过得太平静。  所幸这些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周旋于烟灵和雨灵之间的我勉强支撑着。  在沙发上、地板上、浴室里、厨房中……,我和雨灵的淫水汗液洒遍了这座房子的每个角落。  也许只有这时候,我旺盛的性欲没有在烟灵面前露馅。  不就之后,雨灵的父亲给雨灵介绍了一位苏州当地的老师。雨灵也和那位老师谈起了恋爱,但雨灵在临走前对我说的话,还在耳边盘旋。  终结 经过一段时间的奋斗,我和烟灵换了新房子。烟灵似乎知道了什么,每次睡觉的时候总是紧紧地抱住我生怕我逃走一般,我也紧紧地回抱着烟灵。  就这样月落日起,雨灵似乎也在和那位老实的教师热恋着,但我还记得临走时雨灵和我说“我不会拆散你和姐姐的。不过在我结婚前,你可要好好帮帮我,”我第一次在她的脸上看见妖媚的笑容,明明是同样的脸,烟灵的脸上似乎并没有出现如此之多的表情。  国庆,我要去苏州参加朋友的婚礼,而之后几天则是雨灵的婚礼,我一边感到安心一边怕雨灵出尔反尔,毕竟她已经有了男朋友,至少在身体上应该不会那么饥渴吧。参加完朋友婚礼的当晚,我才发现白天忘了先送给雨灵和她男朋友家的东西,明明是她母亲拜托的,怕第二天被烟灵和她母亲发现我没能好好完成,我急急忙忙开车到雨灵住的地方。  穿着睡衣的雨灵打开门,“姐夫,这么晚了,来干嘛啊?”  雨灵胸前未扣紧的衣服,让我清晰看见里面雪白的乳房,“又不是没看过,你还揉过,吃过呢!”  “送完东西我就走,你马上要结婚了,自重些。”雨灵并没有回话而是静静地看着我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我把那些东西搬进厨房。“哐啷”一声响,门已经关上了,雨灵一边向我走来,一边脱下身上的睡衣,走到我的面前拉着我的手再一次按在她的胸上。我感受到她火热的身体。  扶着沙发背的雨灵前后摇动着,下垂的嫩乳随着冲击荡起阵阵乳浪,我看着自己的下体从雨灵的身体没出,带起那一层鲜红的嫩肉,雨灵娇媚地呻吟着,似乎她已经迷上了这样的快感,而我则机械地动着,只是这样的姿势与冲击更能让她高潮罢了,在她阴道阵阵紧缩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也应该完事了,当我的精液冲击她的时候,雨灵一边死命抵住我的下体一边高亢地叫着让我忍住火捂住她的嘴,但我仍然能感受到死抵在我下体的屁股正在左右扭动着以此来享受更多的快感。  之后我便再也没有联系过雨灵,删除拉黑了她的一切,直到有一天她给烟灵打了电话,但是烟灵没有说什么,但我知道烟灵已经知道了,在此之后我再也没有碰过别的女人,最多在兄弟面前吹吹花花往事,随着时间的推移烟灵逐渐从抱紧我到“你太热了,别抱我”然后抱着我的抱枕睡觉,但偶尔也会不自觉地抱紧我,而我则紧紧地抱着烟灵。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