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再战妻子闺蜜
再战妻子闺蜜

昨晚闲极无聊,长假即将结束,琢磨着应该抓紧最後的时间乐呵乐呵,便和老婆约了她的闺蜜小W夫妇一起去看XXX演艺厅看表演,据小W的老公小东说那里的表演水准很高,而且经常会有一些黄段子。

  虽然本人经历了论坛半年多的洗礼按说不会觉得那些半荤不素的东东有什么新鲜的,但由于是和小W夫妇同去,心中还是有点期待,毕竟十来天前刚刚上过小W,很想看看那个外表文静、慵懒的她在黄段子面前作何反应。

  演出进行到夜里12点多,我们四人喝掉了20多瓶嘉士伯啤酒,但我始终没有等到小东所说的荤菜上台,想来可能是国庆期间演艺厅不敢造次的缘故吧。

  走出演艺厅,我有些意犹未尽,提议说去吃点宵夜,小东忙不迭地表示同意,此兄因血脂超标,平时被小W看守得很严,也想趁着国庆日大快朵颐。

  一行人打车直奔簋街,去一家四川餐厅点了烤鱼,几个人一直吃吃喝喝又折腾到两点,小东稍稍有点高了,脸红脖子粗,吵吵着去他家打麻将,小W自知不胜酒力,所以喝的很少,但除了胡吃海塞她对老公几乎从来是言听计从。

  我老婆本想回家睡觉,看看小W期待的眼神,又回头看了看我,说:「老公,咱们去玩会儿吧,反正明天不上班。」我对麻将本没什么兴趣,但对小W还是颇有些兴致,便随声附和:「听老婆的安排!」小W的家是一所黄金地段的老房子,面积不大的一所小两居,客厅也是餐厅,几个人收拾好餐桌,分边落座,我手气实在是挡不住,明明心不在焉还居然接连和牌,急得小东抓耳挠腮,一个劲儿地跟我要烟抽。

  小W视力不好,不得不时不时地俯身看牌,我便趁机用眼角的余光扫视她胸前那对小小可人的奶子,好可爱的宝贝儿,虽然远远比不上老婆的大C杯让人眼热心跳,但小小的一握确实挺招人疼爱的啊!

  哈哈,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得陇望蜀吧,男人都会喜欢胸前波涛汹涌的女人,得到一对豪乳的我,又对娇小的A杯另眼相看了,男人啊,你的占有慾需要多少奶子才能填满呢?

  刚打到四点,手气越来越差的小东便呵欠连天,我趁机说:「算了,别打了,洗洗说吧,赌场失意,情场得意,你丫快去歇着吧。」妻子早就被小东叨叨得有些烦了,也随声附和说:「我也累了,跟你们打牌真没劲。」小东哈哈大笑:「你丫当心数钱数到阳痿。」说完,伸着懒腰进了浴室。

  他洗澡的时候,小W麻利地帮我们收拾出客卧,说:「你们凑合睡一会吧。」「别忙活了,你们先睡去吧,我上会儿网。」正说着,被妻子狠狠捏了一下屁股,小W会意地笑着出去了。

  小东洗完澡便一路呵欠着回了房间,妻子和小W一起去洗洗澡,这对闺中蜜友自幼便经常同睡共浴,彼此几乎熟知对方身上的每一粒黑痣所在。

  我一人坐在电脑前,上论坛看色文,小W家房子不大,电脑就放在客厅的一角,为了便于小东玩游戏,电脑是直接连接在液晶电视上的,所以我上网时故意多打开了几个页面,以免她俩出来时发现我在论坛上享受人间至美。

  不过,在客厅里上网也可以听得见每个房间的一举一动,包括妻子和小W洗澡时哗哗的流水声和俩人嘻嘻哈哈的笑闹声,然而身处此情此景,最合时宜的文章是什么啊?当然是3P!

  看着几位狼友让人眼馋的文字、香艳得近乎淫荡的场景,偶真有种推门直冲浴室、单枪独挑二艳的冲动,可惜啊,可惜……唉,罢了,还是去自家老婆的蜜穴中寻温存吧!

  这边小东在卧室里已然鼾声如雷。

  两位美女足足缠绵了半个多钟头才各自裹着浴巾出来,一眼望去,一个胸前伟岸、双峰高凸,一个胸前娇小玲珑,青涩可人,两位均是细腰丰胯,我故作惊讶地说:「唉,这要是在100年前,非得把你俩都娶回家才是不枉此生啊。」小W面色唰地绯红,指着我对妻子说:「小梅,看看你家杨子,真是色胆包天了,你趁早好好管教管教他吧。」「嘻嘻,要是说别人我得管,你吗,没问题,肥水不流外人田。」妻子冲着小W做了个鬼脸。

  「你们两口子少拿我答茬。」小W说着走回卧室关上房门。

  我关了显示器去洗澡,妻突然伸手狠狠捏了我的屁股一下,做出恶狠狠地样子说道:「快点!」我美滋滋地冲了个澡,不到十分钟就一丝不挂地拎着衣服冲出浴室来到老婆床前,老婆骂了句:「臭不要脸,你也不怕人看见。」「小W关门了,小东睡觉了,只有你看得见我。」说着,我扑上去,与老婆拥吻在一起。

  在别人家里做爱的感觉显然与在自己家不同,陌生的环境和身边的人,能让人感觉多了一份兴奋和刺激,妻子很快就湿透了,我来不及脱下她的内裤,便迫不及待地插入了。

  小W家的床垫比我家的软了许多,做爱时有点像是卧在气垫上,或许是我抽送的动作太大了些,席梦思的弹簧咯吱咯吱响个不停,妻子却不敢出声,捂着嘴冲我摇头,我哪里顾得了这许多,或者说我是故意要弄出些声响来的,反而有意加大力度和速度。

  妻子月经刚过,正式性慾高昂的时候,不到十分钟,趴在我身下的她便到了高潮,不可遏制地叫出了来。「哦……」的一声在凌晨显得格外刺耳,而老楼的隔音都很差,相信小W一定听得清清楚楚。

  妻子的爱液沿着我坚硬的鸡鸡流出来,而我却没有射精的慾望,继续全力冲刺。

  妻子软软地趴着,伸手推了推我,嘴里轻声呢喃着:「哦,老公,别,别再操我了,哦……我受不了了,又会叫出声的。」我放慢了速度,用力顶了几下,抽出鸡鸡,仰面躺下,妻子翻过身,紧贴着依偎在我身旁,喃喃地说道:「老公,我困了,我想睡了。」我轻轻拍着妻子的肩,不一会儿,妻子发出均匀的鼻息,甜甜地睡着了。

  或许是下午睡得有点多了,或许是刚才没有达到高潮,我没有丝毫困倦的感觉,鸡鸡仍骄傲地挺立着,不想自慰,也舍不得再去骚扰熟睡中的老婆。

  唉,要是能再上一回小W,肯定能败火!

  她刚才听到小梅的叫床了吗?还是已经睡着了?

  我心猿意马,更是睡意全无,悄悄起身,拿起纸巾胡乱擦了擦鸡鸡,便披上浴巾出了卧室,刚进客厅,我就发现电视的萤幕(也就是小W家的电脑显示器)是亮的,肯定是有人刚动过,因为我洗澡前把屏保时间设置为5分钟了,也就是说5分钟之内有人动过电脑!那他(她)也一定看到了我打开的色文了!

  主卧室里小东的鼾声依然响亮,确认无疑,偷看我上网的人一定是小W了!

  我不由得心跳急速飙升,回头看看浴室玻璃门里映出的灯光,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侧耳细听,里面有轻微的悉悉索索的声音,里面一定是小W,我兴奋得全身微微战抖,手心也冒出了汗,刚刚有些软下来的鸡鸡马上挺直了腰杆。

  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我心一横,悄悄按下了浴室的门把手,闪了进去。

  眼前的一切着实让我气紧!小W正赤身裸体斜靠在马桶盖儿上,面似桃花,目光如痴如醉,张着性感的大嘴,娇喘微微,胸前一对小可爱上下起伏,纤细的腰身不停地扭动着,最让我双眼冒火的是她正把右手伸在两腿间,用中指和无名指插在蜜穴里用力抠摸!

  我的突然闯入显然使她受到了惊吓,她有些惊慌失措地瞪大了眼睛,右手迅速缩回来,双臂抱腿,身体在马桶上缩成了一团,我微笑着走过去,轻轻搂住了小W,她的身体有些凉,有些紧,有些微微的颤抖,或许是因为紧张,或许是因为冷。

  我伸手打开浴霸的开关,浴室里立刻温暖起来,亮得有些刺眼的灯光下,小W的脸颊更红了-她老老实实地伏在我的怀中,头埋在我的臂弯里,我能感觉到她脸上的温度,我高高翘着脑袋的鸡鸡顶着她的一只乳房,浴巾早已滑落在地上。

  有过第一次偷得经历之後这样面对,我想我和小W之间不会有什么尴尬。

  浴霸「丝丝」响着,我的脖子有些热辣辣的感觉,鸡鸡涨得难受,我松开小W,她却不好意思看我,微微低着头,我很喜欢小W性感的大嘴,而此刻这张嘴就在离我的鸡鸡不足十公分的地方!

  我用手扶着青筋暴露的男根送到她嘴边,小W迟疑了一下,抬头看了我一眼,哦,那真叫一个媚眼如丝!撩拨得我心里如数百只耗子在抓挠一般。

  还犹豫什么呢!我一耸屁股,紫红的龟头送到小W嘴边,她轻轻歪过头,张开那张曾N多次让我神魂颠倒的性感大嘴,慢慢叼住我的鸡鸡,含住了,缓缓地前後套弄,不时地用力嘬几下,小W的口技真的很棒!

  满嘴的温暖和柔软,丝毫感觉不到她那并不整齐的牙齿。然後她吐出龟头,舌尖沿着沟沟轻柔地刮蹭着,一会儿又拿双唇嘬住龟头用舌尖挑逗我的马眼儿,哦!我禁不住挺起腰,向前刺入她的口中,小W体贴地张大嘴深深含住,给了我一次最最标准的深喉-全根尽入!

  「哦……」我仰起头,深深吐了口气,内心无尽的舒爽和满足。

  小W松开嘴,沿着鸡鸡向下吻去,一路舔舐着,一直舔到阴囊,那里还沾着我妻子小梅的淫水啊!

  小W唔咋有声地舔舐着我的男根,轻咬我的蛋蛋,用舌尖钻我的马眼儿……哦,小W,你这个天生的尤物啊!

  我一手扶墙,一手揉捏着她小巧的乳头,享受着妻子闺蜜的口交,我的巨炮已经被她舔舐的发亮,我的子孙正在阴囊里蠢蠢欲动,我很想射在她的大嘴里,真的很想,可我还是忍住了。

  子弹已经上膛,战斗必须打响!

  我伏在她耳边说:「宝贝儿,我要你。」

  小W眯着细长的勾魂眼,从小壁橱里拿出一只安全套,居然是黑色的冈本!

  她小心地把套子戴在我的鸡鸡上,那是一只小号的,略略有些紧绷,但这样却更刺激!

  我拉起小W,让她双手扶着墙壁,高高翘着粉白的屁股,她的身体也已经被焦灼的慾望烧得滚烫,她汩汩渗出的淫水已经为我铺好了进军的高速通道,晶莹剔透的淫水挂在她稀疏的棕色阴毛上。

  我忍不住俯身轻轻舔了一下,小W极压抑地「啊……」了一声,右手伸过来摀住自己的屁股,我拿开她的手,扶住一柱擎天的鸡鸡,直塞进她的桃源蜜穴之中,穿透阴道口的一刻,两人几乎同时呻唤出来!

  我缓缓地深入,感受着龟头一环环滑过她阴道内温暖湿润的皱襞。

  看着自己身披黑色盔甲、孔武有力的男根在她蜜穴中驰骋,带出环环粉嫩的阴道肉壁,我的男性占有慾获得了极大的视觉满足,施展出二十年来修炼出的性爱技能,抽插、研磨、旋转、摩擦、爱抚,或深或浅、或急或缓、或直进、或斜刺,所有技巧轮番上阵,百十下抽送过後,小W湿得一塌糊涂,两腿间沾满了淫水,一直流到我的阴囊上,双腿不停地颤抖着。

  「哦,我要来了,我站不住了,救救我……救……救我……」我抱起小W转身坐在马桶盖上,小W也顺势背对着坐在我腿上,而这中间,我一直深深插在她的体内。

  小W按住我的两腿,向後坐在我身上快速旋转、摆动屁股,交合之处「咕吱……咕吱……」发出湿漉漉的摩擦声,她的高潮瞬间而至……她抓起地上的浴巾塞进嘴里,喉咙里低沉而压抑的「呜……呜……呜……呜……」声,绷直了腰身,屁股用力顶着我,双手抓得我的大腿生疼。

  高潮後的小W软软地靠着我,头仰在我的肩头,鼻息粗重,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大腿,已经被她抓出了两片红印,十个指甲的印子清晰可辨,我不由得暗暗叫苦,但也顾不了太多,让她跪在马桶盖上(她家的马桶盖上有厚厚的长绒垫子,很适合浴室性爱!),继续从後面抽送,浴霸的热力如火一般炙烤着我,我内心的火焰也熊熊燃烧起来,越烧越旺,很快吞噬了我,射精前的一刻,我忽然闪过撕去安全套的念头:我要直接射进她的身体里!

  假装阴茎滑出她蜜穴的一刻,我迅速扯下了黑色冈本,挺枪直接刺入,而小W浑然不觉。

  我憋了一个星期的精虫如开闸的洪水一般直冲进她的阴道里,小W温柔地向後翘起屁股以便我射精时插得更深一些,我射了足足二十来下,把库存悉数交给了春风二度的小W,大快朵颐的鸡鸡立刻软缩下来,泥鳅一般滑出了她的阴道。

  我的子孙们流出她阴道的时候,小W发现了我使的坏,皱着眉,娇嗔地拍了一下我心满意足的鸡鸡,小声说:「我这几天正排卵呢,万一怀孕了,你养着啊!」「我养,我养,我连你一起养着。」我坏坏地在她两腿间摸了一把。

  「讨厌!」小W拧了我的屁股一下,拿起喷头为我洗净了下身,又细心地拿毛巾擦乾了,推着我到了浴室门口,说:「快走吧,小梅该醒了。」「那电脑谁关?」我冲她做了个鬼脸。

  「就你喜欢那些下流的东西」

  「你不喜欢跑这里来自摸啊,要不咱们也玩玩3P。」我转身搂住小W,摸弄着她的嫩乳。

  「别闹了,快去吧,你敢乱来当心小梅杀了你。」我志得圆满,伸了个懒腰,悄没声儿地回到了客卧,妻子依然睡得很香甜。

  我静静地躺着,听着小W进了客厅,窸窸窣窣地收拾着,一会儿听到主卧门响了一下,一切归于寂静,我慢慢睡着了。

  不知何时,感觉脚被人压了一下,生疼,我惊醒,见老婆正摸着黑上床(小W家的卧室都有很厚的窗帘,遮光性特好)。

  「你干嘛呢?」我睡眼惺忪地问。

  「我去上厕所,听见小W和小东正那个呢。」妻子说话声很小,但听得出柔情万种。

  我侧耳细听,果然听见小东哼哧哼哧地忙碌着。

  「馋猫。」我揽过妻子,抚摸她丰满的双乳,此刻我无法勃起,只能先给自己一点刺激。

  妻子很善于调动我的激情,她知道我身体的什么部位最经受不住挑逗。须臾,我的阳具便昂首直立了,妻子欣喜地坐上去…不知在同一套房子做爱算不算得上「4P」,但身处两间相隔不远的卧室,我们依然能隐约听见对方的声音,这显然是一种极佳的催情剂,妻子很兴奋,在小东射精的吼声中,她迅速达到了高潮,我也紧接着一泻如注,但我明显感觉到没有多少精液喷射出去。

  四个人都静静地躺着,不再发出任何声响,我尿意甚浓,起身去厕所,小心地翻看厕所的废止盒里,没看到那个被我抛弃的黑色冈本,小W收拾得很还真严密。

  直到上午十点半,四个人才陆续起床,洗漱,大家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只是小东和我妻子小梅并不知道,在四重唱之前,我和小W已经有过一段激扬的合奏了!

  字节数:11044

  【完】